必发交易_必发论坛_必发讨论区_澳客彩票网

您的位置首页  文化娱乐  小说

推荐几本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推荐几本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 我洗了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抹药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剧烈的响动…

原标题:推荐几本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  我洗了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抹药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了剧烈的响动。再仔细一听,竟像极了男女激烈交战发出来的肉.搏声音。我打开房门,透过门缝往外望去,一室春光旖旎映入眼帘——“你轻点啊……人家是第一次……”“干死你这小妖精!”“唔!好大……你别这样……”“宝贝,别夹这么紧!”“国正……你技术这么好,你老婆一定很幸福吧?”“呸!”林国正语气嫌恶,“那个骚娘们,就是个二手货,结婚之前装得跟烈女似的,碰也不给碰,把的心勾得痒痒的,结婚一看下面又松又老,早就被人干烂了,把我当冤大头了!”我不是第一次听到我的丈夫林国正这样我了,可心里依旧,站在门口,我瑟瑟发抖,拳头紧紧攥住。他把我送到他床上,我一直以为只要等他升完职,我们就可以重回到从前的日子。可他现在正大把女人带回家搞,还这样背地里我,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!“砰!”我用力把门打开,走到沙发上那对正在苟合的男女眼前。“林国正,你对得起我吗?”“你,你怎么会在家里?不是叫你去陪沈陆叙了吗?”林国正看到我的一刹,神色略慌张。“我为了让你飞黄腾达连床都陪别人上了,你呢?你就背着我搞女人?你就不怕有吗?”我情绪很是激动,一边说着,一边撕扯着林国正的衣服,林国正的身体还埋在那女人身体里,我硬生生把他给扯出来。林国正气得青筋暴跳,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!“啪!”男人的力度极大,我被他打翻在地,起不来身。林国正还不解气,抬起脚就往我肚子上一踹,我疼得捂住肚子,弓起了身体。“苏柚,你敢坏好事!信不信现在就把你踹死?”林国正此刻一扫刚才初初看见我的慌张,眼底被一种的布满,一边说着一边不解气的冲我肚子上踹。一旁衣衫不整的女人看笑话的看着我被自己的丈夫,到口吐鲜血,嘴角渐渐露出得意的笑。女人的力气不敌男人,不过一会功夫,我被林国正踢踹得浑身是血,我再不敢开口,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眼泪哗哗掉下来。“滚!要是继续在这里坏我的好事,我现在就踹死你!滚!”我实在是被打怕了,慌张的拾起地上的一件衣服,迅速的逃离这个“家”。我一个人像孤魂野鬼一般走在城市的夜空之下,过往擦肩而过的行人行色匆匆,有的人看到我满身是伤会偶尔看我一眼,我低下头迅速的往前走。我找了张休息椅凳坐下,一抬头发现前方是一栋高楼小区,门口人来人往,小区楼里一盏一盏的灯光亮起,却没有哪一盏灯是属于我的。我摸了摸口袋,发现自己连钱包都没有带,今晚我还能去哪里?

  深夜凌晨,医院。走廊里,一个年轻女孩拉住一个即将离开的中年男子的手臂,哭着恳求,“爸,求求你了,救救我妈,求你救救她,她快不行了。”“你妈根本没救了。”男人有些冷淡的去扯她的手。“有,医生说有一百万就可以做手术,爸,求你给我们一百万好吗?”女孩泪痕湿了一张稚嫩的脸蛋。中年男人突然咬了咬牙,把女孩拉近了一些,看着这张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的娇美面容,他弯低了一些头,“洛洛,想救你妈妈可以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“您说,我答应,我答应。”女孩忙点头,只要能救她的母亲,仿佛要她的命,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“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,你也听说你姐姐和龙氏集团太子爷联姻的事情吧!”女孩眨着清澈的大眼睛,不知道父亲跟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,她哽咽的点了下头,“我知道!”“那个太子爷有洁癖,他喜欢干净的女人,你姐姐已经没有初夜了,我想让你去代替她的初夜。”女孩纤细的身子瞬间虚软了一下,打着颤栗看着父亲,“爸,我不要!”中年男人有些的握紧她的手,低沉启口道,“这是救你母亲唯一的办法,只要你答应,我立即给你钱,你妈也许能捡回一条命,如果错过三天的手术最佳期,就回天无力了。”女孩的眼神闪过一抹焦虑,她低喘了一口气,垂下了秀美的脸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“乖孩子,打扮一下,明晚就是你献身的时候了,对方是龙氏集团太子爷,你不会吃亏的。”男人高兴的拍拍她的肩膀。要知道,整座城市的女孩都想睡这个男人。女孩虚软的坐在椅子上,双眼呆滞无神,有一点,令她开心,妈妈有救了。第二天,晚上,豪华酒店。总统套房。昏暗的房间里,女孩慌乱的坐在床上,双手环着手臂,瑟瑟发颤。倏地,房门推开,自门口处迈进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,他按向灯源开关,却发现灯似乎坏了。而这一切都是计设好的。床上的女孩喘息着从床上下来,她用紧张得发抖的手臂去搂男人的脖子,掂起脚尖,红唇生涩的去吻男人的侧脸。吻完,在她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时候,倏地,后脑被的大掌扣住。在她还未抽身,男人溢着一股强烈酒气的唇,准确无误的在中吻住了女孩的小嘴。“唔……”唇被火热的薄唇封住。苏洛洛的大脑一片空白。她有些陌生又清冽的男性气息侵入。男人强势猛烈的吻夺走她的大脑和呼吸,她的脑子,晕晕沉沉的,身子被狠狠的压在床上,男人的吻包围,攻城掠地而下。接下来的事情,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。之中,她的眼泪夺眶而出…由于字数后续阅读可以微信号搜索【青春期书城】

  凌晨三点,她从酒店的房间狼狈出来,一抹迷人的酒红色身影从旁边房间迈出,她高挑而艳丽,苏家大小姐,苏语芙,可此刻,她的眼神却露出极致的怨愤和懊恼。“为什么这么久?”她咬牙。她眼泪未干,幽黑的长发也遮不住她纤白脖子下斑驳的吻痕,她咬着唇,“把钱给我。”“向我爸要去!”女孩懒得理她,她推门进入了房间,当看着月光洒进的房间,男人侧身而睡的身影,依然修长迷人,她立即欣喜的侧躺在他的身边,伸手主动的环住他精健的腰际,感受着他火热的余温。苏洛洛从酒店狂奔而出,她哭着拔通了父亲的电话,她完成任务,让他打钱过来。那端, 苏伟钦着,他道,“明天一早,我打给你。”“我要现在。”苏洛洛哽咽道。“好吧!一会儿到你的帐上。”苏洛洛从酒店外面拦了的士回医院,她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,突然手机响了,她拿起一看,是主治医生的,她忙接起,“喂!李医生。”“苏小姐,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。”“我妈怎么了?”“你妈刚刚去世了。”李医生的声音很平静。可是,女孩的心却坠落了寒潭,她颤抖着手握紧的手机,提示她,她的帐号上刚刚打进了一百万现金。“妈…”女孩在的士后面,悲痛欲绝的哭了起来,的士司机好心的加快速度,把她送到医院。一切都晚了,哪怕她用身体换来的一百万,也救不了她的母亲,在赶往医院的时候,她伸手往脖子上一摸,装着她和母亲的照片的坠子不见了。瞬间,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流下来,难道是天意吗?天意要让妈妈离开她?五年后。A市国际机场,一个穿着卡其色风衣纤细苗条的女孩,推着一辆机场行礼推车,推车的箱子,喜滋滋的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,粉色公主裙,披散着一头及腰的黑长发,编着两缕在脑后束了一个蝴蝶结,说不出来的萌态可爱。而女孩的身边,一个穿着黑色上衣,牛裤短裤,白球鞋的酷酷小男孩,背着小包,小脸淡定的跟着。“妈咪,一会儿我们可以干妈吃大餐吗?”“只要她愿意。”女孩抿唇一笑,宠爱的看着女儿。小女孩立即可爱的眨了眨大眼睛,“只要我求她,她一定愿意的。”“放心,干妈有钱。”小男孩补了一句。两个小家伙一双眼睛新鲜又好奇的看着四周,身为国人,他们自出生到现在,也才第一次回国,怎么能不惊奇呢?刚出接待厅,就听见一声惊喜的唤声,“小馨,小琛。”“干妈。”小女孩立即欣喜的叫着,伸着手要抱抱。只见一个短发利落的女孩立即大步走过来,张开手臂,把漂亮的小女孩给抱起了,在她粉嫩的小脸蛋上猛亲了两口,再看身边站着的一对,她弯唇一笑,“可算是回来了,飞机上幸苦吗?”“干妈,我们都很乖的。”小男孩扬眉说了一句。小女孩立即点头,附合道,“对,我们没有吵也没有闹,没给妈咪惹麻烦。”

  “是吗?是谁说独自去厕所,还关门,差点锁在里面出不来的?幸好的钥匙,否则,你就要在厕所里飞回来了。”妈咪折女儿的台。小女孩立即嘿嘿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,然后,赶紧转移话题,“干妈,我和哥哥想吃大餐,妈咪也同意,你请我们吃好不好!”“你们一个个都是小,一回来就要我请吃大餐,幸好我带够钱了,赶紧走吧!”短发女孩利落的笑,朝漂亮女孩道,“洛洛,快五年了吧!这次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“我必须回来祭拜我妈。”苏洛洛叹了一口气,母亲在她心里的份量从未减轻,五年不回来看她,太不孝了。“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“小家伙们说想回国多看看,一个星期后吧!”“才呆一个星期啊!太少了!至少呆一个月,我包你们吃住。”夏沁道。苏洛洛并不想呆在这座城市,这里,早已经令她厌恶,即便她还有一个血缘关系的父亲,她也不想多看一眼。吃完大餐,两个小家伙累了,直接回夏沁的公寓休息,小家伙睡着了,两个闺密便可以好好的说说话了。“现在你爸还不知道你有两个孩子?”夏沁好奇的问。“我当然不能让他们知道,也不会让他们知道,这辈子,我都不想和这家人往来。”苏洛洛的声音决绝又坚定。“也是,你现在也有稳定的工作,又能照顾孩子,自给自足,也不求他们。”说完,夏沁小声的凑到她的耳畔道,“这两小家伙还不知道他父亲是谁吧!”苏洛洛立即脸色绷紧,她摇摇头,“这辈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。”夏沁皱了皱眉道,“真奇怪,按理来说,你那个姐姐和龙家太子爷五年前就打算联姻了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订婚?”苏洛洛摇摇头,“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那家人对她来说,是一辈子不想触碰的人,母亲当年被父亲勾引怀孕,原本想要一个男孩,可不料母亲生上了她,父亲从此不理不问,视若无睹,而母亲每天压抑生病,最终郁郁而去。清晨。苏洛洛带着小家伙去母亲的坟前上香,两个小家伙也面露沉重,帮她一起给母亲的坟地除草,苏洛洛几次暗暗抹泪,却不想让小家伙们看见。“妈咪,奶奶睡在里面吗?”小女孩用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她,她还不懂得这个课题。她抿唇一笑,“对,她睡在里面。”“她什么时候醒来?”“小馨,奶奶不会醒来了,她会在这里睡很久很久。”苏洛洛强忍着悲伤解释。小女孩歪着脑袋又想了想问道,“妈咪,我们的奶奶在这里,那我们的爹地在哪里?”小男孩也停下了拔草的动作,抬头看向妈咪,充满好奇。苏洛洛怔了怔,狠了狠心骗道,“你们爹地在那边。”指了坟地另一头望不到边的墓碑处。想要打消小家伙们的好奇心,必须说一个大慌话,而此刻,是最好消除他们寻找爹地的时候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